1. <span id='3a3l4'></span>
        <fieldset id='3a3l4'></fieldset><ins id='3a3l4'></ins>

        <acronym id='3a3l4'><em id='3a3l4'></em><td id='3a3l4'><div id='3a3l4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3a3l4'><big id='3a3l4'><big id='3a3l4'></big><legend id='3a3l4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      1. <i id='3a3l4'></i>

        <dl id='3a3l4'></dl>

          <i id='3a3l4'><div id='3a3l4'><ins id='3a3l4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    <code id='3a3l4'><strong id='3a3l4'></strong></code>
        1. <tr id='3a3l4'><strong id='3a3l4'></strong><small id='3a3l4'></small><button id='3a3l4'></button><li id='3a3l4'><noscript id='3a3l4'><big id='3a3l4'></big><dt id='3a3l4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3a3l4'><table id='3a3l4'><blockquote id='3a3l4'><tbody id='3a3l4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3a3l4'></u><kbd id='3a3l4'><kbd id='3a3l4'></kbd></kbd>

            最爱导航

            阿三與寡婦

            從前有個寡婦,傢道貧寒,隻生一子,母子相依為命。這年,傢中缺糧,靠挖野菜度日。一日,路過蕃茹地,想到六歲兒子兩天沒進一粒米,見四周無人,便掘瞭二塊蕃茄用圍身佈蘭包好,正待走開,

            05-27

            雪妻

            洪班長帶領的是一個十足的光棍班,從他到新兵清一色沒有對象。偏偏健康的肌體裡,那種上帝為他們設計的愛情機理甚是活躍。班長自入伍來哨所已整整5年,從未見過女人,甚至沒有聽過女人的聲

            05-26

            原來,我真的很在乎你

            很久沒有你的消息瞭,你還好嗎?在這寂靜的夜裡,你是不是也像我思念你一樣思念著我?夜在空氣裡凝固,思緒在黑夜裡遊走,心緒不寧的掛鐘單調地搖擺,無邊的寂寥和愁緒如冷月般漫過我的心頭

            05-26

            就是這個溫度

            5歲時,她在貧民區的巷子裡被幾個孩子攔住,搶走瞭快餐盒和水晶發卡。驚恐中大哭時,一個男孩跑過來,趕走瞭那些人,然後牽著她的手,陪她回傢。她忘瞭問他的名字,隻記得他手心的溫暖。6

            05-26

            愛的記錄

            有太多話還沒有對你說,有好多事還在心裡。給你的禮物,你會好好保存的吧。好想快點快學,這樣就可以看見你瞭。希望你在那邊我過得好點的愛從哪裡開始,又會在哪裡結束。你剛剛來的時候,我

            05-25

            跟著愛情回傢

            她知道他有瞭外遇,但還是對他好。是一如既往的那些個好:他的那份早餐永遠是他喜歡的金燦燦的小米粥,電視的開機頻道永遠都是他習慣的中央五套,在床上輕咳時紙巾永遠都在他最適手的那個位

            05-25

            玫瑰

            最近心情不太好,下班回到傢,到瞭傢門口,她還在猶豫著要不要開門進去,母親總有那麼多的嘮叨。開鎖的時候,門卻砰的開瞭,母親一臉怒氣地站在面前。一封信重重地摔到面前,"你

            05-25

            風雨後的玫瑰

            男孩第一次遇見女孩是在大學附近的一個十字路口,那頭女孩紮著馬尾辮,身著一件粉色的T恤衫,手裡捧著一盆嬌艷欲滴的紅玫瑰。她清秀的容貌與恬靜的笑容深深地刻在瞭男孩的心底。在大學的圖

            05-25

            蝶影幻生,隻是斷瞭翅

            流年顛沛,紅塵浮亂,誰奢侈瞭愛情,誰留下瞭傷悲?我在青春的路口等你,你在時光的盡頭將我丟棄,命運裡的那道傷,是你永遠讀不懂的疼!文/夜小雲【壹】夏日黃昏的最後一道光線透過落地窗

            05-24

            地老天荒的愛情

            我總以為,我爺爺和我奶奶是沒有感情的,他們的結合是父母包辦,結婚之前沒有見過一面,當一頂小轎把奶奶抬到爺爺傢時,爺爺還躲藏在屋裡寫大字,因為他說過,書法是他的情人,他可以不結婚

            05-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