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i id='rm9gv'></i>

<code id='rm9gv'><strong id='rm9gv'></strong></code>
    <fieldset id='rm9gv'></fieldset>

    1. <tr id='rm9gv'><strong id='rm9gv'></strong><small id='rm9gv'></small><button id='rm9gv'></button><li id='rm9gv'><noscript id='rm9gv'><big id='rm9gv'></big><dt id='rm9gv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rm9gv'><table id='rm9gv'><blockquote id='rm9gv'><tbody id='rm9gv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rm9gv'></u><kbd id='rm9gv'><kbd id='rm9gv'></kbd></kbd>
    2. <i id='rm9gv'><div id='rm9gv'><ins id='rm9gv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<ins id='rm9gv'></ins>

      <dl id='rm9gv'></dl>
        <acronym id='rm9gv'><em id='rm9gv'></em><td id='rm9gv'><div id='rm9gv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rm9gv'><big id='rm9gv'><big id='rm9gv'></big><legend id='rm9gv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<span id='rm9gv'></span>

          男神認栽吧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8

          一路不知沖撞瞭多少行人,腦子裡不斷蹦進形形色色的畫面。

          那個帶著假齊劉海的女生剛剛對著反光的大理石柱子在臭美,一個捏著自己肚子上的肉的胖子站在食堂門口垂涎不止,穿著職業裝的學長剛在面試官前唾沫橫飛……

          沒錯,我擁有一種特殊的能力——隻要與對方有任何身體接觸,我就可以窺探他人幾分鐘前所經歷過的畫面。可是這能力既不能上天入地,也不能救人於水火,偶爾沒管住自己的嘴巴,透露瞭別人的隱私,還招來“神經病”的罵名。

          而且上大學的第一天,我就告訴自己要洗心革面重新做人。

          就像現在,盡管我盡力躲開,卻還是在大雨中碰到瞭不少人,看到瞭他們幾分鐘前的經歷。

          可是,我真的沒空笑你們。我很忙,例會遲到是會被踢出學生會的。

          我便是這麼嘴裡憋著笑,心裡悶著苦,一路飛奔。

          到體育館時,我成瞭一隻落湯雞,惹得不少人一臉狐疑地盯著我看。

          這時,一個急匆匆的人影不小心撞到瞭我,還沒等我回過神就隱沒在人潮裡。

          在剛剛意外地與他接觸的那一剎那,我的腦海裡照舊浮現出以那個人的視角所看到的畫面。

          他舉著傘,看著周圍人竊笑的目光,然後註意到瞭手柄處的心形吊牌。

          吊牌?藍色的傘面?不就是我那走失的雨傘嗎?

          原來就是這個人拿走瞭我的傘!

          居然拿女孩的傘,活該被笑。

          【2】你就認栽吧!

          收拾瞭好久,我悄悄從後門走進會場,臺上已有人準備發言,據說是學生會主席——蘇望……等等,這個蘇望,不就是剛剛拿我傘還撞我的人嗎?

          外傳蘇望是才華與皮囊兼具的高富帥,是大部分學生心中的男神,卻因為潔癖,不怎麼與人接近。

          我呸,什麼潔癖!什麼男神!

          男神不經過我的同意就拿我的雨傘,一點基本素質都沒有,差評。

          這個冷面男微揚著下巴,一副高高在上唯我獨尊的模樣,抑揚頓挫地念著演講稿,引得無數小學妹竟折腰。

          ——當然不包括我。

          我隻是想著等他下臺後,我該怎麼去討回一個公道。

          例會很快結束,人群散瞭一半後,這貴公子才緩緩從後臺的辦公室走出來。我立馬奔過去攔住他優雅從容的腳步。他個子足足高我一個頭,足有一股壓倒性的氣勢。

          剛剛為瞭趕上這傢夥的演講,我在雨路上摔瞭個狗啃泥,所以現在不僅渾身濕透,衣服也臟瞭。這麼一對比,我的氣勢瞬間就弱瞭下去。

          罪魁禍首蘇望皺著眉,從背包裡掏出一瓶噴霧,沖著我的臉就是一噴。濃鬱的人工花香味像是毒藥一樣迎面撲來。他居然朝我噴空氣清新劑!

          “你剛剛拿錯傘瞭,你害我淋成這樣,你要向我道歉!”我齜牙咧嘴地吼道。

          蘇望像是為瞭與我保持距離,退後瞭一步,反問:“是嗎?”

          “不然你以為剛剛同學們在笑你什麼?那把傘可是我買護舒寶大禮包時送的!”

          我剛說完,周圍的同學便嘰嘰喳喳地討論起來:“原來剛剛真的是主席舉著那把印著‘護舒寶’大字的傘啊,我還以為是別人亂說呢!”

          蘇望的臉色在一片帶著譏笑的議論聲中黑瞭下來。

          “不好意思,一時慌張拿錯瞭傘,對不起。可是學妹,怎麼說我也是學生會主席,我剛看你也參加例會瞭,你不叫我主席,起碼也得叫聲學長吧,這是基本的禮貌。”他信手拈來的紳士風度一下子就收服瞭周圍的同學。